九龍城寨 – 光明與黑暗之間


相片來自攝影師 Greg Girard 的著作《Kowloon Walled City》

除了幼年和唸大學的幾年住過香港島,我一直都是新界的孩子,很偶爾才會經過油尖旺以外的九龍區,對九龍的路不熟,也沒有感情。

隨著近年愈來愈多人開始關心「香港」這個地方,讓我覺得原來自己對這片土地的認識還真是少得可憐。

九龍半島最讓我好奇的,是經常聽媽媽提起的「三不管」地帶,九龍城寨。

到底何謂「三不管」呢?為什麼會「三不管」呢?最後為什麼會拆掉呢?愈是神秘愈是迷人,我充滿了好奇的疑問。

它原名是「九龍寨城」,不過香港人習慣稱它為城寨,早在我懂事之前已經被拆毀,我印象中只記得它長得黑黑壓壓密密麻麻,像擠壓成一塊的爛鐵。

現在走進九龍寨城公園,只剩下衙門、清朝鑄成的大炮、南門和九龍寨城花崗岩石額、城牆殘存的牆基和導賞員說的故事,那些黑暗污穢的過去都被埋藏了,變成養育花草的泥土。

簡單說說九龍城寨獨特的歷史背景:

1842年,香港島成為英國殖民地,但九龍半島還是清朝政府的,故清政府擴建城寨,與對岸的維多利亞城遙望對峙,有防衛作用

1898年,連九龍半島北和新界都租借出去成為英國殖民地,但清政府不肯交出城寨,故它仍歸清朝駐軍管轄,清朝官員在此辦公

1899年,英國政府派兵入侵城寨,趕走清朝官兵,故城寨變成荒廢無人居住

1941-45年,日治時期,日軍將城寨的城牆拆掉去擴建啟德機場

1948-49年,九龍事件 (就是主權問題講唔掂數),造成「英國政府不想管,中國政府不能管,香港政府不敢管」的三不管情況

戰後,大批難民湧入香港並聚居城寨,由於城寨「三不管」,故成為黃賭毒的溫床,工廠不須領牌和繳稅,食物製造工場不須符合衛生標準,牙醫和中醫行醫亦不須執照 (當時中醫沒有執業制度),發展商還可隨意擴建加建,簡直是個巨大又骯髒的貧民窟

總括一句就是鷸蚌相爭,漁人得利,最後成為大家眼中的一根刺,就不如一拍兩散,把它拆了。

非常值得去看看這段香港電台 1975 年的紀錄片,再怎樣描述也不及看到它真實的面貌,是如何狹小、污濁、昏暗、腐壞。

城寨有一條光明街,名字很好聽,指的卻是毒品店,城寨的狹窄走廊連白天也無光,毒品店點滿蠟燭給吸毒者認路。

在那不見天日、空氣混濁、偷水偷電、偷雞摸狗的水泥城,人們在狹縫中偷取光明碎片。




On This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