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想好想飛

 

我永遠記得愛上陳信宏的那一剎那。

人的一生會因為一個小小的念頭、微不足道的瞬間或某次的失誤而扭轉,而我生命中的,就是那一剎那。

將朋友帶來我家的「你要去哪裡」VCD 放進機裡,按下播放,片頭字幕播完,一個金色頭髮的小伙子用還是有點青澀不穩定的聲音唱出第一句歌詞「我好想好想飛」的那一剎那。

那不是我第一次聽他的聲音,早在一兩個月前已經在朋友的推介下聽過「時光機」。那一年,我失業,長期失去工作能力讓人烏雲蓋頂,沒有錢,但時間多到想吐,呆坐在電腦前,隨便點開了朋友一直推介的新歌「時光機」,安然地對號入座去。

真的痛 總是來的很輕盈 沒聲音
從背後 慢慢緩緩抱著我 就像你
你和我 還有很多的地方 還沒去
為何留我荒唐的坐在這裡

不知道是哪一點被戳中,我哭了,哭得非常難過。

要知道失意的人承受很大壓力,社會家人朋友的關心和銀行戶口的數字都催促著你要振作,而偏偏你卻不承認或無法承認自己是被什麼綑綁著。

失意的人總是漸漸失去向人傾訴的動力,何必呢,他們即使沒有聽到膩,我也不想再將失意和丟臉掛在嘴邊一次,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於是,天地間彷彿只剩下這個聲音懂我。

他的聲音,就那樣慢慢緩緩抱著我。他就像坐在我身旁,用憐惜的眼神看著荒唐地坐在這裡的我。

他在聲音裡面有了形體,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他的樣子,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直至那句「我好想好想飛」,我才第一眼見到他,就愛上了。

一見鍾情。

準確來說我不是愛上這個金毛青年 (掩臉),而是「詞曲 阿信」這件事,而他就是阿信。

我好想好想飛
逃離這個瘋狂世界
那麼多苦 那麼多累 那麼多莫名的淚水

我愛上的是寫出這首歌詞的人,他叫阿信。

你無法想像一個失意已久的人在聽到這首歌時有多麼的激動。

就像是快要溺水的人抓著一個救生圈一樣。

我愛上了這個天地之間只有他懂我的男人,他叫阿信。

 

⋯⋯

 

2004年的「我好想好想飛」,充滿了不甘心不情願和悔恨,恨這個世界沒有我的容身之所,恨這個世界不需要我。

幸好,從那天開始我不再是孤獨地失意,因為耳機裡面有五月天。

找到工作了,他們來香港了,我也有能力去台灣看演唱會了,終於這個男人不再是平面媒體中的人,他實實在在地在我面前。

第一次的五月天表演是任賢齊大哥的香港演唱會嘉賓 (我也忘了為什麼我們知道還拿到票),在九龍灣展貿,曲目是「賭神」「而我知道」「終結孤單」「透露」「溫柔」「好聚好散」和「對面的女孩看過來」,他們很台,笑得很傻。

第一次的合照是在文化中心外的小型表演,五月天復出後準備進軍香港市場,一步步從小型表演再到酒吧再到紅館,我每步都跟隨著。那天,也有唱「瘋狂世界」,而且以「透露」作結,嗨到不行,散場後台下台下都太興奮,就擠在文化中心的樓梯階,拍了一張大合照,那時候五迷還不夠一百人。

第一次在台灣見到他是在桃園簽唱會,我們不知道走了什麼好運排到了第一排 (它的分區很奇怪,將歌迷分成兩欄,先填滿了第一欄,再放我們進第二欄,所以意外地變成第一排,比我們早來一點點的人卻在最後面)。我與他面對面了,卻很俗辣,跟他講話還結巴,只懂握著他那雙寫出動人曲詞,寬大柔軟的手。

第一次的演唱會是 PTT 在台灣大學椰林大道辦的籌款演唱會,我們用高價將簽名 5 週年 Tee 拼了回來,不知道從哪來的想法就是:簽名不重要,我們只想和他們合一張照。結果因為宣傳傳達錯誤,五月天的保姆車在我們眼前開走了。後來,這筆債,在朋友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驅使下,向 plumage 討回來了。

第一次的萬人演唱會在台中 FINAL HOME,還是站票沒座位的年代,我們在搖滾區 A2 漫遊,穿著紅色衣服跟著瑪莎跳小護士。

這些年,陸陸續續發生了許多第一次、許多意外、許多不可能。

有好一段時間,「我好想好想飛」這句歌詞代表的是:我好想飛出去,飛出這個城市,飛到他的家鄉去,飛去找尋更多的第一次、更多的意外、更多的不可能。

當對工作不滿,當有可以追的機會,我就哼著「我好想好想飛」(再加上「倔強」的「這一次為自己瘋狂,就這一次,我和我的倔強」效果更佳),就去跟。

五月天,成為了一個逃避這個瘋狂世界的借口。

 

⋯⋯

 

2014年,阿信剛過了38歲生日,還沒有太老 (事實上他不會老!!!),五月天和我在一起第十個年頭。

二十歲的五月天早就不存在了,當然二十歲的我也是。

他們變了,我也變了。

我不能否認曾幾何時其實我只是在個人崇拜,單純愛著那個雙手極白滑美麗、笑起來純真溫暖又靦腆害羞、講場面話講到會飛天但同時又很毒很腹黑、說話總加了洋蔥迫人流眼淚、龜毛又機車的主唱大人。

真的是過了一段日子之後,從來不喜歡搖滾的我才知道什麼叫搖滾,才懂得真正去欣賞五分之五的五月天,而不單是一隻手掌裡的其中一根指頭。

我才終於認得怪獸和石頭的吉他風格,才終於知道什麼是貝斯,才終於了解一個好耳機可以分別聽到五個人(以及琴聲、弦樂、和音等等各種音效)各自的聲音。

人人都說五月天變了,那是當然的,阿信再不會寫像「軋車」的歌詞「不管伊警察底抓,不管伊父母底罵」,但取而代之的是「入陣曲」,另一種方式的發聲。

忘不記 原不諒 憤恨無疆
肅不清 除不盡 魑魅魍魎
幼無糧 民無房 誰在分贓
千年後 你我都 仍被豢養

他和我們都已經過了那個對成長迷茫的時期,步進後青春期,我們現在不也是「傷心再也不吹風,現在只害怕傷風,耽誤了誰和誰的要求」。

2004年的五月天和我都不存在了 (或者說,他們存在於曾經裡)。

恨這個世界不懂我的我不存在了。

一遇到挫折就想飛想逃避的我不存在了。

而,最初把「你要去哪裡」VCD 帶進我的世界的人,也不在了。

 

⋯⋯

 

現在的是2014,永遠的2014,跟想像有點距離。

曾經一起飛的朋友,大家需要的五月天不一樣了。

認識了許多的志同道合,五月天讓我擁有了很多很多很多的愛。

我還是會飛,還一年飛好多次,為了抓住答案而追尋,為了買下以後的後悔。

我還是需要充電,我還是希望見到他,我還是愛著他們的溫暖與北七。

2014年的五月天踏入15周年,正要向世界飛行。

他們帶著和15年前一樣的心,和15年的深度,向前走。

對我來說現在的「我好想好想飛」是:抱著對世界的關注,在五月天改變了我之後,把這些信念帶到我的周圍,遇見的人,面對的事,生活的社會。

世界仍然是瘋狂的,世界仍然沒有因為音樂而變好了一點點,但世界是我們的,我們可以一點一點的去改變它,只要這樣相信的人夠多,只要每一代的人都這樣相信。

幸好我和五月天活在同一個年代。

 

⋯⋯

 

我永遠記得愛上陳信宏的那一剎那。

從那一剎那開始,我走向更好的我,每一天比前一天更好的我。

一步一步,步步走來。

我無法拼湊出沒有五月天的十年會是怎樣,即使有時光機我也不想回去改走另一條路。

我無法想像以後沒有五月天會是怎樣,嗯,這還是先不要想比較好。

2004年1月10日種下的種子,十年後的今天,長成了堅實的大樹。

一顆紅豆 為何 想單挑這宇宙
都要 怪你 在我心中播了種

在愛上五月天的那一剎那開始,你心中的種子,就發芽了。

 

紀念這十年。

我還是好想好想飛。

飛得更高,飛向巨大溫暖的你。




On This Day......

2 comments

  1. 謝謝你寫了這一篇,我都忘不了喜歡上陳信宏、喜歡上五月天的一剎那。

    還有,請你務必繼續寫下去,blog好,fb 也好,寫三冬,寫劇,寫五月天,甚至碎碎唸都好,
    請你繼續寫下去,你的文字我已經看了很久,由幼稚園開始,
    我啦,臉皮超厚的覺得我們是朋友了。與朋友失聯是一件讓人很傷心的事。

    :)

  2. 每一次看到MYA你寫五月天…
    總有一種, 說不出的感覺
    就會想到自己第一次見到他們的情境….
    時間真的過得好快, 我沒有你的好運, 認識他們十年…我只有你的一半…五年
    但我相信他們會帶著我飛得更遠…
    跟你一樣, 相信~~~~
    ” 我還是會飛,還一年飛好多次,為了抓住答案而追尋,為了買下以後的後悔。
    我還是需要充電,我還是希望見到他,我還是愛著他們的溫暖與北七。”
    XDDDDD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