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五月天,[就是]JUST ROCK IT!!!

好久,真的非常久,距離上次畫五月天,彷彿是幾百年前的事了。

翻開資料夾,它如實地記錄了我的懶散。

第一張畫,畫於 2004 年 4 月,紀念第一次戶外見面,在尖沙咀文化中心梯階。

第二張畫,畫於 2004 年 10 月,紀念[神的孩子都在跳舞]專輯發行,唱著[倔強]我們在台灣跑簽唱。

第三張畫,畫於 2007 年 5 月,紀念[離開地球表面]演唱會,及後這張畫被某人壽保險公司借用去出現在電視廣告裏。

第四張畫,畫於 2008 年 10 月,紀念[後青春期的詩]專輯發行,我就是愛榕樹頭大叔嘛。

第五張畫,畫於 2011 年 6 月,紀念香港限定的什麼都沒有演唱會,JUST XXCK IT!

啊咧,沒了。

感覺很虛,和那張進度嚴重超前的第八輯一樣,好像等多久也等不到它誕生的感覺。

一連四場的 JUST ROCK IT 演唱會輕鬆但不失莊重地圓滿落幕,五位大叔也回去閉上大雞腿的門造車了,但那五張簡單的 LED 螢幕畫面仍深刻地呼喚著我的畫筆。事實上,站在紅館的時候,我忘了是第二還是第三場,我已經在腦海中畫好了這張畫。

興大說,還是畫的好,畫的話就不會老。哈,看起來仍像五年前的青年嗎?XD

他們當然是老了(噗),正如這幾年後的我,畫畫的手勢和習慣也改進了。

希望下一張圖出現的時間不用再等兩三年(噗)。

幸運的是,我們有一輩子。




On This Day......

1 comment

  1. 完美的圖!很愛那個畫面 (心)
    阿咪!
    今年我只看了第二場,票搶不到就是搶不到,非常痛苦 (撞牆),我承認我是非常不知足的老闆!
    7點半繼續下著大雨,場外沒辦法找你,場內也找不到你,好想哭 (雖然,這樣尋尋覓覓好浪漫啊 (被巴))。
    當晚我前面來了7尺猛男,媽媽呀!T︿T 整晚都像在偷窺一樣,朋友還嘗試把我抱起 (丟下去?) XDDD
    不過當大叔走來人群時,只要手再長一丁點就可以摸到頭頂了 XD (頭頂有用嗎!踹飛) (陳阿信的頭髮閃閃發光耶)
    真的太喜歡今次空空如也的心靈(音樂)交流會,簡簡單單,超溫暖的 (擦淚)
    本來這是最後一次去看大叔們,可是臨走時他們竟然留下世界末日前的約定,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愛上這幾位先生,根本就是自虐麻。(淚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