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冬的模樣


這張的三冬非常不得了,傲慢得咧XD

頭六個月的時時刻刻過去,我和這隻牛精兔終於開始突破了少許(也只是少許)的心理障礙,開始比較親近了。

人呢,真的,當第二個出現時,很難完全不作比較。

看著三冬的生活模式,間中會想:啊!以前 Muitsu 也是這樣的。或者,啊,Muitsu 沒試過這樣喎。

儘管實際上在家裏面跑跑跳跳的只是一隻肥仔兔,但存活在這裏的,是兩隻兔子重疊的身影。

這就叫回憶。


天熱時替牠剪掉一些毛,讓牠比較涼爽一點
才發現原來冬哥全身的啡毛,根部都是白。色。的!!!XD


冬哥的最愛,Timothy 草磚
只要有這個在手,牠哪裏都跟你走XD


肥冬哥肥腳仔XDDDDD


家裏四處都有鐵絲網裝置和滿目瘡痍的咬痕
有時候覺得這傢伙是野獸
又不是沒飯吃,幹嘛還要去咬椅腳啊、電線啊、紙箱啊、棉被啊、膠盒啊… = =


必殺絕技:裝無辜 XD


跳到床上將床單當是泥洞一樣挖,還鍥而不捨地把人舔醒才肯罷休的兔肉牌鬧鐘
僅此一件,咪家限定 = =




On This Day......